您好,歡迎來到世界磨削網!請登錄  免費注冊
                              0755 - 28462405

                      新聞中心 >業界資訊 > 正文

                      2020機床工具CEO在線論壇聚焦產業鏈及基礎制造能力

                      2020年06月24日16:25
                      字號: T | T
                             2020年經歷了一個不尋常的開端,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打亂了大家工作和生活的節奏,給全球的經濟和機床工具行業都帶來了很大的沖擊和影響,國際形勢和各領域的需求也都出現了很多新的變化,帶來了許多的不確定性。針對行業的熱點問題,中國機床工具工業協會每年都組織行業的CEO論壇,今年受疫情影響,6月18日,中國機床工具工業協會組織了線上CEO論壇,論壇圍繞著機床工具行業產業鏈的情況及基礎制造能力這個主題深入探討如何提升我國機床工具產業基礎能力,分析我國機床產業鏈有哪些短板,有什么弱項,并提出如何改進和提升的一些建議。
                        
                             論壇由中國機床工具工業協會王黎明秘書長主持,論壇對話嘉賓分別是中國機床工具工業協會常務副理事長毛予鋒,武漢重型機床集團有限公司總經理張文橋,北京發那科機電有限公司總經理景喜瑞,江蘇亞威機床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總經理、黨委書記冷志斌,秦川機床集團有限公司副總裁劉耀,瑞士托納斯大中華區總經理單錫林。此次在線論壇受到行業人士的廣泛關注,直播在線聽眾達到2.3萬以上,聽眾積極參與互動,點評分析對話嘉賓的精彩觀點,為行業發展建言獻策。
                        
                             王黎明秘書長在總結發言中表示,眼下行業發展面臨一些困難,很多行業,特別是制造業領域也都面臨著同樣的困難。但在困難中我們要看到成績,看到光明,既不可妄自尊大,也不可妄自菲薄。中國還是全球第一大機床消費國和進口國,第一大機床生產國,有著相當強的自我循環能力,工業體系也非常完整。行業同仁要共同努力,要堅定信心,為行業可持續發展創出一片天地。
                        
                             下面我們概括梳理了本次CEO線上論壇各位對話嘉賓的精彩發言,并凝練其主要觀點,以饗讀者。
                        
                        
                             關于機床產業基礎能力和產業鏈問題的研討,已成為當下中國制造業的熱門話題,從政府官員到企業家、產業精英、從業人員、媒體人都極為關注此問題,這說明某些領域和環節可能遇到了問題,或者是外部環境發生了改變。有一個事實必須面對,突發的疫情事件將對全球范圍內的經濟和社會生活都會產生重大影響,對制造業帶來沖擊將是大概率事件。
                        
                             市場需求變化凸顯產業基礎能力和產業鏈安全的重要性
                        
                             目前中國機床行業面臨的一個重大變化因素是需求變化,機床行業的產業屬性和需求是密切相關的。
                        
                             26年前,美國蘭德公司曾對美國機床工業下滑的原因做過反思,其中一個最重要的發現就是:美國國內機床消費量從1981-1983年高位急劇下降,并且此后從未完全恢復。那么,此后美國機床工業為什么沒有抓住全球機床市場需求激增的機會呢?蘭德公司給出了根本原因,即機床工業競爭優勢的基礎已經發生了兩個趨勢性變化:一是機床技術的快速變化;二是向全球化競爭轉變。機床產業的一個屬性就是市場容量有限,技術變化快,現在這個問題又被提出來,這也是老生常談的問題。
                        
                             中國經濟隨著全球化一躍成為第二大經濟體,在此過程中,中國機床工具產業也獲得了規模性的增長,享受了中國制造業快速發展的紅利,與自身相比取得了長足的進步。但是,目前我國機床工具產業面臨著需求的重大變化。而需求是產業調整和發展的根本動力。
                        
                             具體表現:一是需求總量縮小;二是需求結構變化明顯,且呈現需求升級趨勢。下面分享最近的統計數據(僅指金屬加工機床):中國2019年機床消費額223億美元,同比下降25.3%;全球占比從2018年的31.4%降為27.2%。但仍為機床消費、生產和進口第一大國。機床消費額從2011年一直下降,而且占比也在下降,這一點值得注意。2019年進口機床72.9億美元,占消費額33%。其中:金切機床57.6億美元,占金切機床消費額的41%;成形機床15.2億美元,占成形機床消費額的19%。
                        
                             美國加納德公司預測:全球機床市場需求出現下行周期。在需求下降的趨勢下,全球機床行業的競爭會加劇,加之新冠疫情疊加,更凸顯產業基礎能力和產業鏈安全的重要性。需求存在是產業升級的基礎,此前如此大的需求并沒有縮小我國金切機床分行業中中高檔產品與世界機床強國的差距,問題何在?如何破解?
                        
                             2019年8月26日召開了中央財經委員會第五次會議,會議強調了發揮優勢提升產業基礎能力和產業鏈水平的重要性。會議指出,要充分發揮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制度優勢和超大規模的市場優勢,并提出幾個方向:以夯實產業基礎能力為根本,以自主可控、安全高效為目標,以企業和企業家為主體,以政策協同為保障。堅持應用牽引,問題導向,堅持政府引導和市場機制相結合,堅持獨立自主和開放合作相促進,打好產業基礎高級化、產業鏈現代化的攻堅戰。會議強調,要實施產業基礎再造工程,增強自主能力。要打造具有戰略性和全局性的產業鏈,增強產業鏈韌性,提升產業鏈水平,在開放合作中形成更強創新力、更高附加值的產業鏈。
                        
                             此次新冠疫情突發導致部分物流、交通和供應鏈中斷,使我們再次認識到供應鏈、產業鏈的重要性,認識到哪些產業是必須保留的,哪些基礎的制造能力是不完全以效率為導向,而又是必要的且必須予以戰略投資的。機床工具產業是整個制造業鏈條中的一個重要基礎,其自身的產業基礎和供應鏈水平對制造業整體升級、實現自主可控意義重大。
                        
                             產業基礎與產業鏈構建機床工具產業生態圈
                        
                             關于產業基礎,針對機床產業可從兩個層面去思考。
                        
                             一是機床產業與制造業的關系:在制造層面,機床產業是制造業的產業基礎,是制造業供應鏈中的關鍵環節,是制造業轉型升級的基石,是高端裝備中的“卡脖子”產品。
                        
                             二是機床產業自身的基礎能力包括以下幾方面:一是“四基”+工業軟件;二是創新能力,包括研發投入,機制體制等;三是人才;四是知識產權保護;五是營商環境,包括資本投入、要素市場、稅收制度、產業政策等。這幾方面既有企業自身層面的,也有行業和社會層面、政府層面的,從這幾個層面構建機床工具行業的產業基礎,其核心就是技術和人才。
                        
                             關于對產業鏈的認識,毛予鋒認為,產業鏈是多重供應鏈條的復合體,供應鏈的連接往往是產業鏈生成的基礎。了解機床的產業鏈應從供應鏈入手,關注三個方面:一是供應鏈是否暢通、運轉是否有效和高效;二是供應鏈是否有合理的布局,如區域性布局或國內國外布局;三是供應鏈是否可控,是否存在“卡脖子”產品和“堵點、斷點”等環節。機床產業鏈“卡脖子”產品和環節主要體現在以下幾方面:高檔產品,關鍵零部件,檢測、在線測量裝置,工業軟件等。
                        
                             產業基礎與供應鏈、產業鏈有內在聯系,只是在不同的維度體現出所關注角度不同。說到供應鏈,不能不提價值鏈和創新鏈。價值鏈是效益導向的,為客戶創造更高的價值。供應鏈是效率導向的,為制造降低成本;同時,價值鏈是內部導向的,關注外部的資源向組織的流進。供應鏈是外部導向的,關注資源在組織內外之間的流進及流出。實際上,價值鏈與供應鏈是相互結合的。目前階段,我國機床行業的痛點是被鎖定在價值鏈的低端,無法取得很好的利潤,無法在研發上投入,或企業自身在研發上的投資能力和投資強度的持續性無法保證,很難吸引到急需的人才和高技能的產業工人,在價格戰惡性競爭的死循環中不能自拔,無能為力。這也是機床產業生態圈建設的問題,我們迫切需要改變這種局面。作為行業組織,我們愿與大家一起守望行業,一起為機床行業的發展鼓與呼,切實找到解決問題的根本之策。
                        
                        
                             從產業鏈上游著手,強化正向設計能力
                        
                             提高正向設計水平,從上游入手,包括材料、功能部件,如滾珠絲杠、直線導軌、主軸、軸承、數控系統等。秦川機床針對新能源汽車自動變速器齒輪(箱)的數字化加工裝配檢測,打造了包含精密復雜刀具、工裝夾具、金剛滾輪、高效高精度齒輪加工機床(YKS7225)、齒輪測量儀器在內的汽車自動變速器齒輪(箱)數字制造工藝裝備鏈。寶雞機床中高檔數控機床研發生產基地項目,對標國外高端產品,研發的BMC-500TV五軸車銑加工中心、CK7670LE數控輪轂車床、柔性生產線等產品,也已相繼進入新能源轎車等新興領域。秦川機床針對“三航兩機”領域成功開發了系列航空發動機、燃氣輪機機匣、渦輪盤、葉輪盤、葉片,飛機填充用復合材料,高速導彈彈艙等的專用加工設備。這些都是通過以用戶需求為引領,深入研究用戶工藝,針對用戶典型零件,完成正向研發形成的典型成果。
                        
                             用戶牽頭,發展新型產學研用模式
                        
                             機床作為加工裝備,與用戶工藝緊密相關,其技術水平需要通過下游用戶的使用來驗證和提升。要實現用戶牽頭、主機導向、發展新型的產學研用模式,“用”要擺在第一位,以用戶工藝為先導,“用”是越來越重要的關鍵環節。秦川集團積極探索科技創新模式,通過不斷完善科技創新體系建設,廣泛開展“產學研用合作”,加大科研經費投入,加強科技人才隊伍建設,加速公司科技成果快速轉化,提升公司綜合競爭實力。2019年研發投入3億多,占產品銷售收入12.32%。
                        
                             具體做法:一是以科研項目為紐帶,實現創新資源互補。公司緊盯國家戰略性行業需求,結合公司在精密復雜工藝裝備領域多年來的技術積淀,致力于國家重大戰略產品研發,以航空、航天、軍工及新能源汽車領域高端工藝裝備為主攻方向持續創新。二是共建創新平臺、提升產學研合作廣度。三是通過資本合作,加大產學研合作力度。
                        
                             充分發揮新型舉國體制的作用
                        
                             在關鍵領域上,用戶要能夠充分介入,發揮政府在頂層設計、戰略規劃、政策制定和市場引導等方面的重要作用,在事關國家長遠發展、重大利益和安全的必爭領域組織實施重大計劃和工程,在重點關鍵領域組建一批國家實驗室,組織一批大科學計劃和工程,實施一批重大關鍵核心技術攻關專項,按產業鏈部署創新鏈,促進各類創新資源集聚,充分發揮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制度優勢。行業協會要致力于采取有力措施引導行業在國家、社會、企業等多層面形成健康生態圈,使行業能夠得到健康發展。健康生態最重要的一點是行業內的企業要有自律精神,不能通過價格戰來謀取一時的利益,最終危害整個行業的發展基礎。
                        
                        
                             提升產業基礎能力,技術和人才是核心
                        
                             2013年,習近平總書記來武重視察,鼓勵武重自力更生,自主研發,自主創新,形成核心競爭力。武重堅決貫徹落實總書記的指示,堅持新發展理念,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面向高端裝備、短板裝備、自動化裝備的需求,堅持機床與專機并重,打造相關產業鏈,向高端產品轉型,向維保工程總承包即制造服務轉型,并積極利用互聯網平臺,提供平臺服務,向產品的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發展。
                        
                             通過幾年的實踐,武重實現了轉型升級和高質量發展,從根本上說是加大了關鍵核心技術的攻關創新。武重堅持完善技術研發體系,聚焦基礎共性技術、關鍵核心技術和關鍵工藝,在一些領域實現了突破。比如,船舶用加工中心實現了工作臺自動交換,五軸聯動;開發了大型海上風電系列專機;開發了大飛機裝配用的龍門移動多單元數控機床,等等。在進行關鍵核心技術研究的同時,武重也在加快產品研發體系的構建,堅持探索一代、研發一代、生產一代、改進一代的發展思路,對標國際先進水平,推動公司產品向高端化轉型。
                        
                             在人才發展方面,堅持人才是第一資源,建設高素質的人才隊伍。暢通技術人員發展通道,設有科技骨干、科技帶頭人、兵器科技帶頭人、兵器首席專家四個通道;對技能人才設有工匠、技能帶頭人、兵器技能帶頭人和兵器首席技師四個通道,打造工匠精神。武重新品研發實施項目制管理,每年項目獎勵金額高達百萬元,最大一個項目獎勵230萬元。多種途徑多種方式激勵技術人員持續創新,自主創新,加快加強核心技術的研究,提升產業技術能力。
                        
                             抓住全球產業鏈重構機遇
                        
                             后疫情時代如何搶抓發展機遇?行業盡管面臨一些困難,但是國內經濟中長期向好沒有改變,疫情帶來挑戰,但也為我們贏得了參與全球產業鏈重構的機會,我們要堅定信心,攻堅克難,搶抓后疫情時代經濟恢復性增長帶來的市場機遇。
                        
                             一是服務國家戰略,貼近用戶需求,瞄準國防軍工、航空航天、新能源等重點領域。緊跟軌道交通、工業互聯網等新基建的需求,大力發展高端裝備、智能裝備。二是發展線上經濟、云端服務,推動轉型,加強現有產品與工業互聯網、大數據、區塊鏈等智能技術的融合發展,推動數字化轉型和服務型制造的深度融合,主要是打造武重高端裝備與制造的服務平臺,致力于機床維修服務,向制造服務轉型。三是抓住全球產業鏈重構的重要戰略窗口期,用好用準國家和地方政府出臺的支持政策,包括中央支持湖北的一攬子政策,有效聚集各種資源,加強核心關鍵技術的研究,解決行業的“卡脖子”問題,實現自主可控,抓重點,補短板,夯實產業能力,實現產業基礎再造,推動機床產業的高質量發展。武重和華中科技大學、湖南大學分別開展了國家級的數字化設計、數字化制造創新中心的建設。
                        
                             圍繞需求減少、需求變化和需求結構升級,武重今年在航空航天、新能源、軌道交通領域訂單都有增長。
                        
                        
                             市場需求發生根本性變化
                        
                             中國機床需求量和結構變化具體表現為市場總量的蛋糕變小,結構變化,競爭加劇。一個根本原因,中國改革開放的40年也是中國實現工業化的40年,之后進入后工業化時代,按照規律整體資本投入和社會投入需求應該是下降的,但因為金融危機,全球的刺激政策又持續了10年。工業化到后工業化的一個特征就是增量變成存量,蛋糕變小,總體概括就是過剩,幾乎沒有什么行業不過剩,這也是現在和未來的一個基本面。機床行業的過剩是數量上的,結構上還有空間,以金切機床為例,還有40%的進口。
                        
                             與下游頭部客戶實現目標和利益捆綁
                        
                             對于機床工具行業發展的瓶頸,從國家到行業層面都組織了很多攻關項目,比如通過各種專項項目,在很多細分領域都取得很大提升,但是行業上升的空間依然很大,差距也并沒有縮小。造成這種局面的原因,一方面是產業基礎的短板;另一方面就是應用工藝的短板。對不同細分行業的下游用戶應用層面的真正理解,是幫助我們做好機床的必要條件。對于這兩個短板的基本解決路徑,在過去這些年,從政府到行業到企業做過很多梳理,梳理出的關鍵詞都是正確的,比如“四基”的提出非常正確。現在需要討論的問題是沒有落地,沒有突破的根本原因是什么,如何才能真正實現突破,真正落地?
                        
                             沒有真正落地的一個根本原因就是不持續,不持續中的關鍵又是團隊的不持續和不穩定,這是大環境、大氛圍,體系、機制的問題,具體一個企業無法解決,制造業下游的頭部企業要和我們一起共同面對,共同解決。具體建議是,針對應用層面的必要性,我們不能閉門造車,每個行業都有細分領域,機制上要實現產業鏈條上下游企業之間真正的目標捆綁和利益捆綁。比如,一些創新中心雖然發揮了很大作用,但沒有實現真正的突破,因為上下游企業之間沒有實現共同的目標和利益捆綁。如果針對某個機型或功能部件的開發,由下游頭部客戶來牽頭,這種用戶持續驅動的方式要更有效,政府層面可以創造氛圍,建立機制。機床工具行業的發展要依靠長期經驗和積淀,這是行業的規律和屬性,要尊重它,敬畏它,不能違背它。行業要沉淀,要積累,就要保持團隊的持續。除了鏈條的持續,企業內部核心的持續需要回到企業自身,不能只怪環境,簡單的等靠要。
                        
                             企業個體要先聚焦再創新
                        
                             這兩年的貿易戰和疫情給我們造成很多影響,也給了我們新的機會。世界面臨百年大變局,行業也面臨一些根本的變化。之前30多年機床行業呈線性發展態勢,保持增量狀態。過去企業發展更多從點上去思考,市場不好就降成本,提效率,熬一熬就能過去,現在企業戰略需要從面上去思考,大變局很多,要從根本上、頂層上、結構上進行梳理和定位,要從戰略上尊重根本,尊重規律。行業資源是有限的,產業鏈條上的事情要靠機制體制去解決,作為企業個體,還是要先聚焦再擴大,聚焦就是解決要做什么事情,聚焦后就要創新,外部在急劇變化,只能靠持續的、方方面面的創新去解決。產業鏈條上的企業要共同面對,形成合力,協同共生。
                        
                        
                             如何改進提升機床行業的競爭力?行業整體處在下行周期,面對一些共同的困難,競爭形勢比較嚴峻,但要看到行業經過多年進步,已經能夠滿足相關重點領域的需求,比如在船舶制造、航空航天等領域都有所突破,在成形機床領域,以濟南二機床為代表,國產汽車沖壓線已經邁入世界先進水平。我們要堅定發展的信心,堅定自主創新的信心,按照國家的戰略規劃,機床行業要實現高精尖的戰略目標,在實現這個目標的過程中,肯定有很多的困難,有創新的難題、人才的難題、生態的難題等,需要我們認真分析研究,保持清醒的頭腦,變壓力為動力。
                        
                             尊重和遵循產業發展規律,做好頂層設計和系統規劃
                        
                             機床工具行業是具有高技術含量的基礎工業,大部分產品都是單件小批量,而不是批量、自動化流水線生產,針對這樣一個行業特點,提升行業競爭力無法短期實現,單純依靠資本投入更是行不通的。機床工具行業提升競爭力是一個長期的工作,需要政府、行業組織從宏觀層面統籌協調,整合資源,按照經濟發展規律制定行業提升能力的時間表和發展路線圖,一些重點工程要分類去實施。對不同的機床工具產品要分類施策,對于中低端的產品,可以采用市場機制,要更多地發揮市場作用,更多地發揮企業的主體作用。對于一些高端機床領域,國家和行業組織要更多地發揮產業政策支持的作用。對不同層面要區別對待,這是機床工具行業的產業規律,不僅中國要這么做,發達國家也是這么走過來的。
                        
                             建設新型技術研發體系,合理配置行業有限科技資源
                        
                             通過行業幾十年的發展,行業的研發體系,從改革開放前有相對專業的分工,到目前基本沒有專業化分工的狀態,全部是市場化競爭的格局,有利有弊。在新的歷史階段,必須要研究行業科技研發的生態建設,未來應該以企業和專業研發機構為主體,建立產學研用相結合的研發體系,這里面既要突出企業自主創新能力的建設,也要強調一些與企業高度協同的專業研發機構的專業能力建設,以支撐支持企業的發展。這個體系需要分工協作,比如機床的發展離不開基礎研究,一些基礎零部件也離不開整機的整體設計制造,因此不同領域的機構可以形成一種系統的布局,形成專業互補。在研發創新的過程中,企業要適應新的時代,充分利用工業互聯網、智能制造技術,提升產品的技術水平,適應下游客戶對產品的一些新的需求。提升自主創新能力不僅是喊口號,企業要實實在在進行持續的投入,亞威股份多年來一直堅持技術領先戰略,10幾年來在研發創新方面的投入保持占銷售收入5%以上,這兩年基本達到7%,把生產一代、研發一代、規劃一代落到實處,不斷推出一些有市場競爭力的新產品,支撐企業規模增長、效益增長,企業經營指標多年保持了8%-10%的凈利率。